“莎拉之死”:这起谋杀案缘何在英国引发巨大反响

当地时间15日,数百人聚集在英国首都伦敦市中心反对通过一项新的警务法案。抗议者在威斯敏斯特和兰贝斯区蜿蜒行进,高呼“警察都是混蛋”和“谁的街道?我们的街道”等口号,一度导致交通严重中断。

这项颇具争议性的《警察、犯罪、量刑和法院法案》(The police, crime, sentencing and courts bill)15日下午刚刚进行了二读,不少民间社会团体批评它为“对某些公民最基本权利的攻击”。若获通过,新法案将赋予警察管控抗议的新权利,并对违反规则的人处以严厉的惩罚。

上述抗议活动暴发的一个重要背景是,33岁的英国女子莎拉·埃弗拉德当地时间3月3日晚在步行回家途中离奇失踪。她的遗体10日晚间在肯特郡阿什福德的一片林地中被发现,一位名叫韦恩·卡曾斯的英国男性警官随后于13日被控绑架和谋杀莎拉。

“莎拉之死”引发的不安,让全英的女性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过往在行走途中遭尾随、骚扰、甚至殴打的经历,逾千名民众13日在伦敦一公共绿地守夜悼念该女子,却遭到英国警方强行驱散。上述事件使得最新的警务法案备受瞩目,对莎拉的声援与对有关法案的抗议由此交织在了一起。

莎拉本是众多英国女性中的普通一员,她生于1987年,是一家数字媒体公司的营销主管,住在伦敦南部的布里克斯顿。3月3日晚上,她从由朋友租住的公寓(也位于伦敦南部)独自步行回家,途中曾与男友通话,接着她却下落不明。

在她失踪后的最初几日,她的亲友四处张贴了寻人启示,许多关注此事的人仍对她再度安全出现抱有希望。警方调阅监控画面后发现,她在21时左右离开朋友家,最后一次被看到是在21时30分钟左右,当时她正走在繁忙的大马路上。监控画面显示,她当晚身穿绿色外套与有菱格纹的蓝色运动长裤,着运动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vunso.com/,莱斯特城队戴白色毛线帽与口罩。

然而,坏消息在10日传来,警方当晚在肯特郡一处林地发现了一具被装在施工废弃物袋子内的尸体,并经比对牙医记录确认死者为莎拉。更令英国民众震惊的是,被控绑架并杀害莎拉的嫌疑人是48岁的警察韦恩·卡曾斯。卡曾斯2018年加入伦敦警察局,被捕前其职责是负责议会和大使馆外的安保。

考虑到莎拉走路回家的时间不算太晚,她失踪的街道附近人口稠密,且一向治安良好,而她竟然遭遇不幸,这使她在某种意义上成了“完美的”受害者(即受害者不存在任何过错和过失)。此外,对其痛下杀手的居然是一名在职警察,种种因素叠加,该案激起了英国民众,尤其是女性的强烈愤慨。

在英国社交媒体上,当下女性的人身安全已成了热门的社会议题,不少女性自发分享自己在夜归过程中的的吓人经历,并标注了“她只不过是走路回家”(#She Was Just Walking Home)的标签。也有人发起了名为“夺回街道”(#Reclaim The Streets)运动,呼吁确保夜间上街的安全。

“莎拉之死”让英国民众震惊、恐惧和悲伤。近日,英国多地民众申请为莎拉守夜,但一名法官以新冠疫情期间不得大规模聚集为由,拒绝了这些申请。

然而,3月13日晚,逾千民众选择无视禁令,聚集在莎拉失踪的克拉珀姆公共绿地为其守夜。据路透社消息,警方为了驱散集会人群数次与民众爆发肢体冲突。他们强行拖拽在数名集会现场的女性,并给她们戴上手铐,这一处置方式随后受到广泛质疑。

警方强行驱散守夜人群的行为甚至惊动了首相约翰逊,他在15日接受采访时称,尽管自己对英国伦敦警察局局长克雷茜达·迪克充满信心,但他支持迪克对13日的进行审查。

负责警务工作的英国内阁大臣普里蒂·帕特尔和伦敦市长萨迪克·汗14日也呼吁,对13日晚警察在守夜活动上的行为进行独立审查。

面对各方呼吁,迪克已承诺对13日的警方行为进行审查,称这对“增强民众信心”有好处,但她同时也为自己的下属辩护称:“非法集会就是非法集会……倘若人们将自己置于巨大的危险之中,那警员们必须采取行动。”

“莎拉之死”以及13日晚在守夜现场的也让英国国内的一项警务法案蒙上阴影。据《纽约时报》15日报道,英国议会本周将就该法案进行辩论,一方面,该法案计划加大对强奸犯罪和家庭暴力的处罚力度,同时对重罪犯实施更严厉的刑罚,并终止一项让某些罪犯在完成半数刑期后出狱的政策。另一方面,该法案将赋予警察更大的管制抗议活动的权力。

另据《卫报》15日消息,目前这项法案已受到了民众的巨大关注,大量民众当天在议会广场聚集以示抗议,并数次封锁了威斯敏斯特和兰贝斯区。现场有抗议者遭逮捕,但目前尚不清楚具体人数。